您的位置: 首页 >  炸梨球 >  正文内容

星月流光般爱恋-纪实故事-

来源:於时保之网    时间:2021-11-25




就在一瞬间

  你和我之间

  相隔一个世纪般遥远

  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

  让我心碎却如此着迷

  就算世界动荡

  再绝望也有微笑的勇气……

  一

  黎易星终究还是踩上了两条船,可悲的是,我不是其中一条,更可悲的是他踩之前还要让我帮他想想到底该不该踩,最可悲的是我告诉他——你踩吧。于是他心安理得地踩了下去。

  刚刚认识黎易星的时候,不知道他有女朋友。我是在机场候机厅里认识他的,那时寒假结束,我们都要回学校,他要飞北方,我要飞南方。

  一开始他就不该跟我搭讪。

  “喂,你的围巾拖到地上了。”他提醒靠着长椅玩手机的我。

  我低下头往地上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塞在背包里面的围巾已经拖到了长椅下面。

  “啊,谢谢。”我赶紧把围巾拿起来。

  “你飞哪儿?”他微笑着问我,很平淡的一句。

  “C市。你呢?”

  “D市。”

  ……

  仅一个小时,我们就熟络了起来,临别前互相留了电话。我是慢热型,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人真逗,做个朋友也不错,根本没有想过以后两个人的关系会演变成这样。

  各自回到学校之后,我们每天都会在QQ上说很久。说以前,说现在,说未来;说自己,说周围,说各种。他知道我一周哪些天晚上没有课,我知道他一周哪些天下午去打球。可是,我知道我喜欢上了他。

  二

  我从来不问关于黎易星感情方面的事,他也从来不说。很久以后才知道他和他女朋友是异地恋,所以他在北方学校偶尔会拈花惹草。我常常开玩笑说:“你就是个十恶不赦的采花大盗。”黎易星却一直嘲笑我:“那你就是没人要的老姑娘。”可是他怎么会知道,认识他以后,我再也看不到其他人了。

  虽然她没有在他身边,他每天做些什么她都不会知道,但他又没有实质性的不忠。所以我一直以为黎易星是很爱她的,只是比较花心罢了,可是原来不是。也是过了很久之后,黎易星才告诉我,其实他一开始是出于一时冲动后的责奥卡西平片多少钱一盒任才和她在一起的,只是后来发现这女孩还是不错的。我之前还特傻帽的对他说,“希望你们一直好好在一起。”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他跑来跟我说,有个小他两岁的学妹跟他表白。

  黎易星,那么容易就动摇了,甚至就快要答应了。

  该高兴还是失望?这个时候的他居然想到了我,急切的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他要是知道我也喜欢他,或许就不会来问我了。

  我说:“换了别人问我,我肯定是一阵白眼,无限鄙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指不定还瞄着隔壁桌的。但是因为是你,我就会推翻之前的那些,你自己决定吧。”

  过了几天,黎易星又找我聊天,那时候我很忙,我让他去找他的“碗里的”,或者去找“锅里的”,再或者去瞄“隔壁桌的”。他说,“碗里的”出去了,“锅里的”被夹到碗里了,但是正在准备考试。我怔怔的对着电脑屏幕一分钟,一动不动———哦,原来他都选。

  黎易星常常跟我说,他很喜欢大海,小时候在海船上看过布满繁星的夜空,当时就被那种景象深深的吸引了。他说他喜欢一切有关大海的东西,喜欢各种船、海底生物、珊瑚、沙滩……

  也许在别人看来,他这样同时踩两只船应该被鄙视的,可是在我看来,那就是他,我永远不会用评价别人的标准去评价他。如果脚踏两只船是错,那我明明知道他有两只船,还义无反顾的想要当第三只,我又能算是对的吗?

  三

  一学期就这样在每天有黎易星的出现中慢慢过完。我们约好,定同一天回家的机票,又在机场见面。

  那一天,他先到,我的航班延误,他在大厅等了我两个多小时。当我疲惫的拖着行李出来的时候,看到他也是一脸的困倦。半年之后再见,大家都有一些变化。

  黎易星好像又长高了,有一米八了吧。穿着白色的T恤,宽松的牛仔裤,黑色的大书包肩带上吊着一顶灰色的卡车司机帽。干干净净,没有多余的修饰。

  很奇怪,我们居然一点都不尴尬,明明是第二次见面,却觉得已经相识了好几年。

  我们坐在大厅的长椅上,他把书包打开,拿出一顶和他书包带上那顶帽子一个系列的画家帽给我,说:“给你的,看看是不是你上次说的那种。”我愣住了,看看它,又看看他,立刻热泪盈眶。我好早以前让他送我一顶画家济南治疗癫痫病排行榜帽,那个时候的他很轻快地就答应了,我以为只是在敷衍我,没想到他居然一直记着。

  黎易星嬉皮笑脸的问我:“特感动是不是,觉得我特好是不是?”

  我啪地一掌打过去,他躲都不躲。

  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给他,于是翻出一张上次去西藏林芝买的一张明信片,又拿出一支原子笔,五分钟画了一个Q版的他。我做出一副打赏的样子:“好好保管噢。”

  他也很配合的双手接过去,毕恭毕敬的说:“谢陛下赏赐。”然后很珍惜的把它夹在了一本书里。

  坐在大厅里聊天的时间其实不久,因为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我们很干脆的告别,他坐2号线,我坐3号线,各自回家。

  虽然住在同一个城市,但是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而我们最大的默契在于———永远不会踏足对方的生活。不会出来一起玩,不会打电话发短信,不会许下任何承诺。

  坐上车之后,我就把那顶帽子戴在头上,看着前面载着他的车子,心想,这一分开,又要多久才见面啊。于是开始失落起来。

  回到家的那几天,我都忙着跟朋友或者家人出去玩,虽然常常想到他,但我还是告诉自己,这样正好,指不定哪天我一觉醒来,就发现已经一周或者一个月没有想起过黎易星这个人了。

  四

  一天半夜,我刚刚睡下,突然电话在枕边震动,心莫名地咯噔一下。我眯着眼睛翻开手机,然后噌地坐了起来,手机屏幕上赫赫的三个字———黎易星。我迅速的打开短信,只有一句话,“妈妈刚刚送急诊,正在动手术。”

  我二话没说穿好衣服,问清楚是哪个医院后,一刻不耽误地打车过去找他。

  我至今还记得黎易星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把头埋进手掌里的情景,我更记得他抬头看见我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眼眶里装满泪水的样子。我问:“你爸爸呢?”

  他哽咽地回答说:“爸爸是航海员,常年都不在家的……妈妈晚上都还好好的,睡前突然就喘不过气,全身发紫……”

  那个时候的他肯定吓坏了吧,不然怎么会说着说着就转过脸去擦眼泪了呢?我什么都没有问,一直陪他守在他妈妈的病房里,一夜都没有合眼。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阿姨,左手伸在外面吊着点滴,我注意到了她手上的结婚戒指,简简单单的款式,但显得很大陕西那家医院治癫痫病好气,闪着洁白的光。有一瞬间,我的心被莫名的触动了。

  天亮了,黎易星才通知了那些亲戚,然后我趁着他去拿药的时间去给他买了些早饭,放在桌子上后就悄悄地走了。

  后来,他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不再是一边搭理我一边兼顾那两只船。他很认真的跟我说话,每次聊天有始有终,只是我依然觉得离他很远很远。

  一天,我打开QQ就看到他前一天晚上发的消息,说:“原本碗里的被我夹出去了。”我顿时心里小小的开心了一下,因为少了一个人跟我分享他的时间。

  我问他:“为什么?”

  他跟我说,他跟她坦白了跟那个小学妹在一起的事,然后就说分手了。他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过,只是很内疚。

  随便吧,只要让我继续留在他的生活里就好,其他的我管不了那么多。他也在我有一次非常无助的时候对我说过,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生活,一定不会。

  有一天,我又看到他前一天晚上在跟我说了“晚安”后发的消息,说跟另一只船也分了。这一次我没有问为什么,我很累了,他可以同时对着几个人,可我始终只想对着他一个。

  我曾经听过一句话,谁先爱上,谁就输了。我已经输了。那两只船虽然被黎易星舍弃了,但是他们至少跟他在一起过,而我连机会都没有。我怎么不能算是输得最惨的那个呢?

  那天以后,黎易星就消失了,我以为他遇到了一艘战舰,所以把油轮、渔船、帆船全部舍弃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他突然冒出来,说:“我们去熙凉古镇吧。”

  我本来已经暗淡无光并渐渐平静下来的心,现在又重新被他洒满了阳光,激起了千层巨浪。

  五

  我们从一南一北先后到了熙凉古镇。那是一个虽然商业化,但也不失古色古香的临江小镇。很多年轻人去,所以那儿有很多有个性的酒吧。

  当天晚上,我们路过一家酒吧,我看见里面有个小台子,上面有鼓有琴有话筒,我转向黎易星,“进去坐坐?”

  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开始有人走上小台子上唱歌,黎易星笑着问我:“敢不敢去唱?”我一句话没说,一杯啤酒一饮而尽,然后走上去。酒吧突然变得非常安静,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对着话筒说:“黎易星,《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然后我试了北京军海医院是否正规试键盘,开始边弹边唱。

  “……就在一瞬间/你和我之间/相隔一个世纪般遥远/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让我心碎却如此着迷/就算世界动荡/再绝望也有微笑的勇气/……/就在那瞬间/有很多画面/排山倒海淹没了视线/……/后来你又再出现/我们如果不曾分离/我不会发现/最后回到原点/还是最爱你……”

  一首歌唱完,我已泪流满面,酒吧里鸦雀无声,紧接着掌声不断,而我,只是望着黎易星的座位方向一直哭。他快步走上来,用力地把我拥在怀里,我感觉到他抱着我的双手在发抖。我想,黎易星,还是喜欢我的吧。

  我们离开了酒吧,手牵手走在回客栈的路上。我抬头看了看天,月明星稀。

  月光撒在小河里,水面闪着波光,我突然想到了那时候他妈妈手上的戒指闪出的光芒。夜空中也有几颗不太显眼的星星,若隐若现。这时候的我,看到的任何事物都是美好的。我看着夜空,在心里对月亮默默祈祷,不要夺走这一刻的幸福。

  第二天,我们继续在小镇上边走边逛,干净的石板路,一条条纹路显示着岁月的痕迹。来到一座石桥边,看见石桥两边的链子上都挂着竹牌,上面都刻了字。听路人说这是许愿的竹牌,我也去附近商店买了一个新竹牌和一把小刀,小心地刻起来。

  “如果多年以后,你未娶,我未嫁,可不可以陪我去东非大裂谷看花?”

  写好后,我让黎易星帮我挂在了石桥的链子上,他看到了我写的话,表情变得很复杂。回去的路上,他对我说,我上个月去考海军,考上了。我沉默很久,牵着的手握得更紧,我说:“那我们就在熙凉好好过剩下的两天吧。”

  分别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我们站在车站检票口迟迟不肯进去。永远不说我爱你,是我们仅剩的默契。我踮起脚,轻轻地亲了黎易星的额头,我说:“转身后,我们都不要回头。”

  “好。”

  然后我先转身,快步进了检票口。我不知道他是否也像我一样头也不回的离开,我只知道我一转身看他的话,就会哭得泣不成声。

  回去的车上,音乐播放器里面,梁静茹动情地唱着:“……为何有了勇气还是不够,握紧的还是都放了手;为何有了爱还是不够,到了手却还是成了空……”我终于紧紧攥着他送的帽子让眼泪绝了堤。

  愿君如星我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 zw.ihkno.com  於时保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