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捕虏体 >  正文内容

我的父亲在流汗-纪实故事-

来源:於时保之网    时间:2021-11-25




也只有这类职业,才能刻骨铭心地让小弟、让他早早懂得生活的艰辛,懂得在虚度时光之时,不忘怀想那位正在天地间为你无怨无悔、默默流汗的老父亲。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有那么一位不同寻常的男孩儿。他很少与我们玩乐,只顾着安静思考问题。老师曾悄悄告诉我们,他患有严重的自闭症。当然,我不清楚自闭症是种什么疾病,只是恍惚明白,那是一种不爱说话的毛病。

  不过,他的成绩一直很优异,这点,不得不让我们心生叹服。每次考试过后,母亲总是会拿着惨淡的成绩单,指着他的名字碎碎地唠叨:“这是谁家的孩子?真是懂事,老是考第一!”每每听到此话,得了颠痫病怎么治疗我都忍不住暗自愤慨,到底谁才是她的孩子?

  由此,我与他结下了莫名的仇怨。我以为,这光是我一人的想法,后来在一次坏学生联盟中,我才发现,原来在这个小小的校园内,他竟无缘无故地结下了那么多仇家。

  我们盘算着,要好好报复他一下。当然,我们是很有计划性的。譬如,在行动之前,派人好好地打探了一下他的家庭背景。万一,他的父亲或是母亲就在学校教书的话,我们便不敢轻举妄动了。排除这个可能的话,计划就可顺利进行。

  调查结果显示,不详。没有人知道他的父母是做什么的,位于何处,这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潜在威胁。没有儿童先天性颠痫病的病因人愿意做带头羊。

  这个原本轰轰烈烈的报复计划,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无疾而终了。很多天后,老师布置了一项任务——上交最让你感动的一句话。

  很多人从书上抄了。我清楚地记得,自己用精美的作业本,从《全国优秀作文选》上工工整整地抄了一大段。

  他没有抄,看得出来。他交的是张纸条。几乎每个同学都因他纸条上的内容疯狂发笑。他说,我的父亲在流汗。

  我站在讲台上,晃悠着他的纸条说,我们大家都来改一个吧:你改个我的父亲在小便!我改个我的父亲在要饭!哈哈,押韵又工整。最后,意想不到的事儿发鹰潭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生了,一向性格温和,寡言少语的他,第一次发了火。

  教室里,鸦雀无声。他步过走道,将已被众人扯碎的纸片拾捡起来,一言不发。我永远记得那种忧伤的神情,像一朵在春天凋零的山花。

  那段不知所云的话,竟然得了最高分!几乎所有人都愤怒了,为老师的不公而呐喊。他没有做任何解释。老师亦没有。

  很多个日夜后,我从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因苦苦找不到工作,不得不跟随舅舅到工地干苦力。汗流浃背的生活让我对童年的悠闲无比向往。我时刻追忆年幼的时光。

  烈日下,搬着砖块的舅舅含泪说,小弟老是不吃早北京治癫比较好专科医院餐,给他的零花钱也舍不得用,舅妈每次洗衣服,都能从他的口袋里搜出叠放齐整的钱来。我问,干嘛不吃,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舅舅你得督促他,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岂料,舅舅却哽咽了,说小弟说了,老爸挣钱不容易,花着心疼。顿时,在一旁搅拌砂浆的我,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仇家”,那句“我的父亲在流汗。”想想,当时调查不详的他的父亲,大概与我同一职业吧?也只有这类职业,才能刻骨铭心地让小弟、让他早早懂得生活的艰辛,懂得在虚度时光之时,不忘怀想那位正在天地间为你无怨无悔、默默流汗的老父亲。

 

© zw.ihkno.com  於时保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