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捕虏体 >  正文内容

黑色囚牢-法制故事-

来源:於时保之网    时间:2021-11-25




  自虐

  刘嘉明是某所中学的语文教师,因为教学经验丰富,关心学生,颇得家长的信赖。这几年所得的荣誉,数都数不清。最近,他却莫名其妙得了一种怪病。睡起一夜,不是手有伤就是脚有伤,而且身上的瘀青更是接连不断。更令他郁闷的是,这些伤,全部来自他自己。他每晚都做噩梦,梦中总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拿着他的手拼命击打他。渐渐地,他都有点儿恐惧睡眠了。可奇怪的是,不管喝多少咖啡,吃多少提神药,他的睡眠总会如期而至。

  每天鼻青脸肿,刘嘉明自然不能再上课。校长看到他的样子,不无忧虑,赶紧让他停了课,去医院检查。

  医生为他的脑部做了扫描,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再检查他的其他身体部件,也很健康。于是,医生开了些安定心神的药,认定他是教初三压力太大,当务之急是为自己缓解压力。刘嘉明皱起眉,就因为这个?他年年教初三,没觉得有多么大压力啊!医生叹了口气,说:“先吃吃药试试看。如果不行,恐怕你得到专门的医院治疗。”

  “专门的医院?”刘嘉明疑惑不解,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医生说的是精神病院。

  逃一般离开医院,刘嘉明将自己锁在家里。三年前妻子跟着一个有钱人跑了,他独自一人居住。翻开号码本,他打电话给哥们儿张铁。听他说起自己的症状,张铁竟然在电话里笑了起来。无疑,他压根就不相信。

  刘嘉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今晚如果没事就来我这儿住吧。我快要疯了。我请你喝酒!”

  听刘嘉明说得如此严重,张铁收起嬉皮笑脸说:“半小时后到。摆好酒菜吧。”

  张铁说到做到,半小时后果然来到刘嘉明的住处。刘嘉明下厨做了几个菜,又打开了冰箱里的红酒,两人推杯换盏,很快就有了醉意。酒下去半瓶,就被刘嘉明拿走了。他怕张铁喝醉了,自己做什么他压根不知道。

  看看表,已经是深夜11点,两人合衣躺到了床上。刘嘉治疗颠痫病的中医明很快沉入到梦中,可刚刚睡着,他就感到一阵阵的胸闷气短。接着,他感觉到一个黑影走到他身边,捏起他的胳膊用力击打他的全身。刘嘉明想喊,却喊不出声,想推醒身边的张铁,可张铁睡得如同死猪一般,鼾声如雷。

  清晨,张铁先醒了过来。他看了身边的刘嘉明一眼,如杀猪般叫了起来。只见刘嘉明的眼角破了,一片血污,鼻血流到了下巴,已经干在脸上。他用力去推刘嘉明,刘嘉明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照照镜子,刘嘉明目瞪口呆。

  张铁十分惊恐,捶着自己的头说:“我睡得太死了,居然没听到任何动静。真该死!你,你为什么要打自己?”

  刘嘉明木呆呆地看着沾满血迹的双手,半天没说话。张铁虽然表面粗拉,可实际却是粗中有细的人。印象中,他睡觉一向十分警觉的。莫非,这屋子里有鬼?

  惊魂疗养院

  刘嘉明向学校请了长假。他不准备再去医院了,医生看到他的样子,一定会叫他住进精神病院去。他想换换环境,于是想到了郊区的东湖疗养院。那儿的风景不错,收费也不高,应该对他的身体有好处。

  从银行取了几千元钱,刘嘉明乘车直奔疗养院。好在离市区并不远,两个小时后,他已经到了疗养院门前。放下行李,刘嘉明特意要了角落里的一个单间。

  吃过晚饭,刘嘉明感觉浑身疲累,早早上床休息。可是,他不敢入睡。从随身携带的咖啡杯里舀了两大勺速溶咖啡,他几口喝了下去。

  歪在床头看电视,刘嘉明不知不觉中还是睡着了。很快,他似乎被一只巨手再次拉入了噩梦。恍惚中,他感觉到那只手将他的左手放到床角,而另一只却攥住了锋利的水果刀。接着,他用力朝着自己的手腕划去。刘嘉明浑身软绵绵地,想喊,却出不了声;想动,可身子却不听使唤。

  当刘嘉明醒来,看到床头一大滩的血。他的手腕,有长长一道口子,鲜血已经凝固。那一瞬间,刘嘉明的心沉入了深渊。他觉得自黄石癫痫病医院能不能治好己完了,他被鬼魂缠上了!

  有人敲门,刘嘉明赶紧裹住手,将床单拉下来。

  是服务员来换床上用品。刘嘉明背着手,连连说不用换了,很干净。可服务员却说:“这是规定,每天必须更换的。”

  服务员拿过枕头正要取下枕套,突然“叮当”一声,一柄带血的水果刀从枕套中掉出来。服务员吓得高声尖叫,惊恐地看看刘嘉明,冲出门夺路而逃。

  刘嘉明蹲在地上,半天没起来。没过几分钟,疗养院的负责人来了。看到带血的水果刀,看到床单上的血迹,他认定刘嘉明有暴力倾向,精神有问题。尽管刘嘉明再三强调不会伤害他人,但还是被请出了疗养院。这可不是儿戏,万一哪天他一时兴起杀了人,疗养院怎么担当得起?

  站在街上,刘嘉明心里一片茫然。他该怎么办?他隐隐预感到,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杀死。蹲在路边,刘嘉明痛苦地双手抱住了头。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张铁的短信,问他现在怎么样。刘嘉明老实回答:“很不好。”很快,张铁的短信又来了:“你信不信乡下的巫婆?能通灵的那种。”我觉得你这症状,有点儿像梦里被鬼魂附体。刘嘉明一愣,马上回道:“你认识这样的人?如果方便就联系一下吧。”

  张铁满口答应。半小时后,短信又回了:“大马村西组11号,土庙后有一间神屋,屋内住着神婆。”

  看着短信,刘嘉明暗暗叹了口气。冥冥中,他也觉得自己是撞鬼了。否则,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

  神的启示

  拦了出租车,刘嘉明直奔大马村。按照短信中所说,他顺利找到西组11号,果然看到一座摇摇欲坠的土庙。绕过土庙,刘嘉明来到了神屋。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来开门了,她漠然地看了一眼刘嘉明,什么都没问。

  刘嘉明打量一下屋子。房间简陋,而且十分昏暗。狭小的窗子被封死了,简直齐齐哈尔癫痫病医院就像个地洞。刘嘉明在神龛前上了香,按照神婆的指点坐了下来。神婆端起一碗“圣水”,叫他喝下去。

  没过多久,刘嘉明感觉脑子里轻飘飘的,不由地闭上眼睛。神婆紧紧抓着他的手,说:“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问。你听我说。”

  神婆的声音,宛如能催眠一般,刘嘉明竟感觉有些困倦。可这困倦持续了没有几秒钟,他突然被神婆的喊叫声惊得一哆嗦。

  “女孩,一个女孩!凶手就是她!她一直都跟着你,她在踢打你,她拿着水果刀割你的手腕。她说,她说今天晚上要剜你的眼睛!她,她跟定了你!”神婆说着,浑身颤抖,体如筛糠。刘嘉明吓得毛骨悚然,他想站起身,想逃,却发现双脚绵软软地,根本无法动弹。神婆浑身还在抖着,突然又发出一声惨叫:“她要剜你的眼睛,挖你的心。就在今天,明天的晚上!”

  刘嘉明冷不丁睁开眼,只见神婆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他的额头沁出一层冷汗,他伸出手,想扶起神婆,神婆紧闭两眼,说:“忏悔吧,你一定要忏悔!”

  缓缓地移到门边,刘嘉明疯了一般冲出门。

  回到市里,刘嘉明投案自首。一年前,他班里的初三学生刘美娟跳楼自杀。在这之前,学校和刘美娟的家长并不知道,他和刘美娟的自杀有关。刘嘉明交待说,刘美娟死前曾和男生关系暧昧,在班里影响很坏。就在她跳楼前一天,他将刘美娟叫进办公室狠狠地训斥,还说了些难听的话。想必,这是导致刘美娟自杀的原因之一。

  听到刘嘉明的忏悔,再看他身上的累累伤痕,倒让干警们对他颇为同情。原来,因为这件事的困扰,他一直自我憎恨,所以才自虐?根据他的口供,刘嘉明虽然对刘美娟之死负有责任,但主要责任还是源于死者心理脆弱。所以,警察教育了他一番,还是将他放了回去。

  但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就在刘嘉明回家的当晚,他刺瞎了自己的双眼,跳楼自杀。在他的书桌上,发现他写下的遗书。这份遗书,只有少郑州哪家医院医癫痫好数人看到,很快就被烧掉了。

  这少数人中,包括刘美娟的父母。不过,他们并不是在公开场合看到的,而是在刘嘉明跳楼前。

  刘美娟天性活泼开朗,父母怎么都不相信她会自杀。直到在她去世三个月后,一个拾荒老人打电话送回了她跳楼时掉在水井边的手机。手机中,有一条写给母亲的未发出短信:如果我出了意外,刘嘉明就是凶手。我掌握了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时间显示,短信是在刘美娟跳楼前几分钟写下的。

  因为这条短信,刘父和刘母更坚定了女儿并不是死于自杀的信念。他们买下刘嘉明对面的房子,架起望远镜日日夜夜观察他。他不在时,当医生的刘母设法潜入他的房间,将能强力致幻剂和镇静剂注射进他的食品,饮水机,咖啡筒,红酒。他在梦中看到的黑影,其实是刘父。在疗养院,也是他偷偷潜入了刘嘉明的房间,遗书更是他模仿刘嘉明的笔迹伪造的。

  刘嘉明死后,刘美娟的父亲收起了望远镜,撤掉了监听器。他是个电脑工程师,给刘嘉明发短信,将他诱到神庙的其实是他,神婆也是他雇的。暗地里,他给刘嘉明的手机设了防火墙,刘嘉明无法拨出或收到真实张铁的任何信息。可想不到,刘嘉明顽抗到底,十分狡猾,去自首还是没有说出实情。不过,当他躺在床上,看到两根铁钉对着他的眼睛,他再也扛不住了。

  刘嘉明,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衣冠禽兽。一年前,当他对一个胆小怯懦的女生施暴时,无意中被刘美娟撞到。她义愤填膺,声称要去告发,要让他身败名裂。刘嘉明吓坏了,离婚后,他曾几次以辅导的名义对这个女生施暴,一旦败露,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给那女生大笔封口费,设法将刘美娟诱上楼顶推了下去……他以为,这件事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过去。

  “娟子,你在天上一定要好好地。”刘美娟的母亲擦试着女儿的遗像,泪流如注。身后,刘父吸着烟,花白的头发不住地抖动。不过一年,他们却仿佛老了二十岁

© zw.ihkno.com  於时保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