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麻姑茶 >  正文内容

[中篇故事] 隐情背后的杀局

来源:於时保之网    时间:2021-10-06




  1。死亡序幕
  
  马忠腾醉酒了。回家后,他耳边仍回荡着江勇的霸王酒令:“不喝?你以为你是谁,比老同学混得更好吗?”
  
  江勇是楚隆集团的副总经理,而马忠腾只是个开私家侦探社的,他想经过老同学关系融通,揽一些信息调查方面的业务。于是,这个晚上他宴请江勇和高琦等几个大学同学,想和他认真交流一番。
  
  江勇对酒精过敏,以茶代酒,陪几个大学同学喝。大学同学相聚本是好事,可马忠腾是个直爽人,喝了两杯酒,把话说漏嘴,揭了江勇老底。现在已春风得意的江勇心里哪还容得下这等揭人疮疤之事,猛地站起身,给马忠腾倒了满满一盅酒,可马忠腾喝高了,早已醉眼朦胧,用手挡了挡,说自己再也喝不下去了。江勇不依不饶,硬要把酒灌进他的领口。
  
  最后马忠腾醉得不省人事,不欢而散。江勇安排高琦把单给买了,说明天去找他签字到财务部报销。
  
  高琦、马忠腾、江勇都是大学同学。高琦以前在另一个城市做项目经理,禁不住楚隆集团高薪诱惑,加之有江勇的荐举,便辗转来到楚隆集团。他没头衔,只是个普通业务员。不过,江勇已承诺过,假如业绩突出,可以直接提拔当个部门经理。
  
  半夜时分,马忠腾接到高琦的电话,问他酒醒没有。马忠腾的头昏昏沉睡着后抽搐是怎么回事沉,还窝着一肚子火,没好气地说:“你和江勇是一条船的,哪有好果子给我吃!”高琦想在电话里解释什么,马忠腾啪地关掉手机。回到家里,他一直躺在客厅沙发里,迷迷怔怔地睡着了,不是高琦的电话,恐怕要睡到天亮。被电话吵醒后,他想削个梨子吃解酒,可那会儿没找到刀子,就从客厅走进卧室,和衣而睡。
  
  这时,床头柜上的座机响了。自从离婚后,这部座机就从未响过。他甚至有几分好奇,酒也醒了大半,脑子清晰了很多,谁会这么晚了打座机?马忠腾抓起话筒,喊了一声:“喂——”
  
  “马忠腾,我是肖潇,你换了手机卡,我只得打这部座机,你说半年内还清属于我的那份房款,可大半年时间过去,我的账户上一直没收到你的钱……”
  
  “我醉酒了,明天再谈。”马忠腾淡淡地回应一句,挂了电话,害怕她再缠过来,还拔掉电话线。半年前,他与肖潇正式离婚,可这房子是两人共同的首付。因为肖潇先提出离婚,她作出退让,要马忠腾半年内退还属于她的那部分房产资金。然而,马忠腾的生意不甚景气,一时还没能力拿出那笔钱。
  
  第二天早晨醒来,马忠腾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只是肚子饿得厉害。打开手机,就有短消息提示,是江勇的短信:忠腾同学,没事吧,孟董已答应你的事情,明天上班过来,我们办公室见。
  杭州市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
  什么?马忠腾简直不敢相信,江勇还会帮他,又将短信看了一遍。心想,酒桌上的戏言戏举并不碍什么大事,人家江勇能够做到集团公司副总,是将军肚里能撑船啊!马忠腾精神陡涨,在家里煮了面条,面条里还放了鸡蛋,随后,精心收拾一番,顾不得清洗卫生间的呕吐物,就兴致勃勃地走出楚堰河小区。一路暗自思忖,楚隆集团是大公司,用得着他的地方多着呢。他决定牢牢把握这个机会,也好支付肖潇的那笔钱。
  
  住宅小区一侧就是楚堰河,河里是政府用机械抽进来的水,用于维持城市生态平衡。河边围着许多人,从议论声里得知,河边发现一具尸体。马忠腾等了一会出租车没等到,就朝河那边走去,挤进里面一瞧,几个公安民警正忙碌着拉警戒线。警戒线内,只见一个身穿红色夹克的人趴在花带里,头扎进了草丛。有个民警将尸体翻了过来,马忠腾只看了一眼,就差点惊叫起来:天啊,死者是江勇!
  
  马忠腾根本不敢想象眼前的死者是江勇。他退了出来,在公路边,颤着手,给高琦打电话,问他昨晚吃完饭后,江勇还去了什么地方。高琦说:“昨晚,你喝高了,散席后,江总驾车送你回家,而我直接回了公寓睡觉。忠腾,他是不是答应帮助你搞定那件事?”
  
  马忠腾沮丧地说:“不,江勇死了!”
  
  死者正是江勇。他是被人用刀黑龙江儿童癫痫治疗医院刺入心脏致死的,身上衣袋全被翻空。因现场在河边,早晨行人较多,尸体周围根本找不到有价值的证据。不过,公安民警很快在附近的一棵梧桐树下找到一摊尚未干枯的血迹。经法医检验比对,是江勇的血。原来,梧桐树下才是杀人第一现场。凶手杀害江勇后,将其尸首移至河边,抛在花带草丛里。
  
  尸检报告表明,死者除心脏外,身体其他部位没有遭到袭击,死亡时间界定在昨晚11点半至今晨1点之间。因不偏不倚,刀子正好刺中心脏。法医认为,凶手能够在夜晚如此准确刺进人体重要器官,必定懂得一些医学知识。一辆宝马也在离抛尸现场一公里处找到。汽车撞在一个大石礅上,前胎爆裂一只。警方初步认定,此案系一起杀人抢劫案。因死者身份特殊,是本市知名企业楚隆集团公司最年轻的副总经理,加之案情性质恶劣,上级特派公安局刑警中队队长罗瀚具体经办此案,并下达“速破此案”的命令。
  
  2。案情迷雾
  
  江勇不是本市人。他出生在外省农村,大学毕业后,和马忠腾等几个同学相约来到这个城市。他比马忠腾幸运得多,非常顺利地应聘进楚隆集团公司。马忠腾则去一个街道派出所当了一名协警员,后来因机构合并而被解约,一气之下,自己开了家侦探社。在这个城市生活几年,马忠腾有了一次失败婚姻,而江勇生前一直单身,做钻石王老五。当然,作为大集团怎么样减少德巴金的副作用公司的副总,身边一定不会缺少女人。
  
  罗瀚迅即将昨晚和江勇一道聚餐的几个人分别请到公安局。综合他们的口供,表明昨晚11点左右饭局结束,江勇驾车送醉酒后的马忠腾回到楚堰河小区,其他人各自回家休息。对江勇的意外死亡,马忠腾挺疑惑,便向警方多说了几句:“昨晚12点时,我还收到过江勇的手机短信,怎么就突然遇害了呢?”
  
  罗瀚耸耸肩,思考片刻,推理道:“江勇送你回家时,想给你讲,同学之间,酒桌上的胡话别往心里想。再者,他自己作为楚隆集团的高层,老同学委托他办的那件事,打理好应该没问题,但你仍处于醉酒后的昏昏迷迷中,只得在返回路途给你发了条短消息,让你明天去公司找他。遗憾的是,他还没到家就遇到抢劫,并且丢掉性命。”
  
  听了罗瀚的分析,马忠腾点点头,向他投去钦佩的目光,没吭一声。
  
  因是同学聚餐,大家都没有作案动机,加之江勇的车上没有留下线索,警方录了他们的口供,提取了他们的指纹,放了人。当然,江勇是在送马忠腾回家返回途中遇难的,马忠腾被列为重点嫌疑对象。
  
  罗瀚马不停蹄,来到江勇生前居住的惠工小区。在物业的帮助下,他们打开了江勇的公寓房门。两室两厅的房子,拾掇得整洁有序,没有发现被翻

© zw.ihkno.com  於时保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