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炸梨球 >  正文内容

同窗情_经典文章

来源:於时保之网    时间:2020-10-16




  一过五月,天气就慢慢热起来了,今天更是如此,中午的温度已经到了35摄氏度了, 路上,蝉大声的叫着,仿佛在这炎热的天气里躁动不安,柳条也蔫蔫的挂在枝条上,刚下课的学生一个个满头大汗,大步向饭堂走去,只为了快点进饭堂吹吹饭堂里的空调。张伟睡眼朦胧的走进饭堂,一看到眼前的景象,眉毛就直接皱起来了“怎么这么多人,”他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十分了,“难怪,第二节课都下了。”他在心中暗暗的责备自己,回笼觉睡的太久了,没能在第二节课下课前醒来,才会导致自己现在要和这么多人抢饭。张伟环视了周围,想找一张空着的桌子,可来的太晚,饭堂早就坐满了人,他只能先去打饭,在炸鸡的档口排了五分钟队之后,他买到了自己的午饭,一回头,刚好发现有两个女生吃完了饭,正打算离开,他赶忙冲上前去,占着座位,自己坐上之后,又把书包放在对面的座位上“这样就不会有人坐我对面了,一个人占这么大一个桌子,吃着也开心啊”张伟心中暗喜,大口的吃了几勺饭之后,他突然觉得有些口渴,便从书包的侧口袋里拿出了自己早上第一节课买的可乐,坐在饭堂的位子上,大口的喝了起来……陈阳赶到学校的时候,饭堂早已拉满了拉满了警戒线,他环顾四周,饭堂外面围绕着一圈圈的学生,“想必是平日里除了上课就是上课,这帮学生太无聊,才会一发生命案,一个个就跑来围观吧。”他没怎么停留,大步的向饭堂走去。还未走近人群,学生们看见一个穿着警服的人向他们走来,便一个个自动让出条道来,让陈阳走进去,陈阳一进入饭堂,丁彦便大步向他走来“陈警官,你来了。”陈阳冲他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了他,没多说一句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受害者是谁?现在怎么样了?”“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名叫张伟,人已经没了”丁彦平静的说着,做这行太久,见过太多不幸去世的人,他的内心早已波澜不惊“医生也来过了,已经确认了。”“嗯”陈阳沉默了一阵,他感到一阵惋惜,大好青年,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就这么去了,停了一会之后,他再次开口问道“死因是什么?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你觉得是自杀吗”“据法医初步判断,死因是氰化物中毒,”丁彦低下头思考之后“我觉得不可能是自杀,如果一个人选择自杀,为什么要在饭堂这种人员密集的地方?”陈阳点了点头“的确,那先把这起案子当一起谋杀案来处理吧,对了,死者是谁最先发现的。”“事情是饭堂的经理发现的,具体的细节我让他来跟你讲,刚好我再重新听一遍。”丁彦转过头,去叫饭堂的经理了。陈阳点了点头,丁彦的处理方式还算令他满意,首先,他不是报案的人,很多细节肯定自己也讲不清楚,而且信息在传递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变化,因此,让第一个发出信息的人来讲一遍是一件很省时省力的事情,其次,丁彦自己二次听时间过程的时候,肯定会把听到的信息跟自己第一遍听到的信息做对比,一般情况来讲,讲述人如果是在撒谎的话,在多次讲述的过程中,肯定会有一些细节对不上,如果警察发现多处细节对不上,而且讲述的人又没办法给出一个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就要怀疑讲述人是否在撒谎了。丁彦很快就带着一个中年男人回来了,看到陈阳之后, 丁彦赶忙介绍“这是学校饭堂的经理,也是这起案子的报案人。”介绍完之后,他转过身朝着中年男子说道“这是我们陈队,关于案子的经过你再讲一遍可以吗?”陈阳冲着中年男人点点头,意思是让他开始说。中年男子仿佛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中,他看了看陈阳,颤颤悠悠的说道“陈队,你好啊,我是餐厅的经理,这件事的经过是这样的,今天中午快一点的时候,我在餐厅中间坐着值班,突然有两个女生跑过来找我,说看到有个男生一个人趴在餐厅的桌子上很久不动了,我便跟着她们一块去看了看,结果就发现了这个男生,他正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我走上前去,想把他叫醒,可我叫了好几声,感觉这个男生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心里感觉有些不好,便摸了摸他的脉搏,发现已经不跳了,我被吓了一大跳,赶忙打了120和110。后面你们就来了。”陈阳没有说话,他抬起头看了看餐厅“男生躺着的桌子在哪里?带我去看一下。”“好的。”餐厅的经理赶忙答应,并且带着二人向出事的那张桌子走去。走到一张桌子前,餐厅的经理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着陈阳说道“就是这儿,那个男孩就是倒在这张桌子上的。”陈阳看了看眼前的这张桌子,这是一张二人座的桌子,两个人可以面对面坐着吃饭,桌子的一边是过道,另一边是一人高的墙,这堵墙将这一排的桌子和大厅里别的桌子隔开,如果两人坐下来吃饭的话,在大厅里的人只能看到隔着的墙,完全看不到桌子上的人。“这一排桌子简直就是给学校的小情侣量身定做的啊。”陈阳心中暗自想着。环顾四周之后,陈阳冲餐厅的经理问道“这么大的餐厅,应该是有监控的吧。”餐厅经理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有的,有的,我们餐厅可是全国连锁的,像摄像头这种必备品我们肯定都有的。”说完,他抬起头,指向了这张桌子的斜上方“看,那里就有一个摄像头,刚好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全都记录下来了。”“太好了。”陈阳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话一出口,他有些后悔,在外人面前,他还要努力的保持自己遇事不骄不躁的人设。面前的两人似乎没有注意到陈阳异常的表现,陈阳长舒一口气,不紧不慢的问着“现在可以看到这个地方中午的监控吗?”“可以的,陈队,在你没来之前,我刚打算跟丁队一块去看监控的。”餐厅的经理兴奋的说着,也许装了多年的监控今日终于派上了大用场,他觉得很兴奋吧。陈阳点了点头,用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让经理带他们去监控室。监控室里,经理打开了墙上的大屏幕,将所有摄像头的画面全都调了出来,将时间调至中午,三人盯着屏幕,仔细的在上面的摄像头寻找着张伟。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为12.09的时候,丁彦注意到,张伟背着书包从餐厅的北门进来,在北门那里停了一下之后,便去窗口排队买饭了,12.15的时候,张伟打到了饭菜,在餐厅看了看周围后之后,他发现了那个二人座的桌子,两个女生吃完正打算离开,看到此景,张伟便大步走了上去,用手中的饭占了一个座位后,他马上用书包占领了对面的座位,这才开始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太渴,他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瓶可乐,拧开盖子,请问而人体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喝完之后,他将可乐瓶子拧好,放在桌子上,又去吃饭了,这次,还没吃几口,就看见他用手扶着自己的头,似乎想尽量站起来,可似乎没什么用,很快他就直直的趴了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过,没多久,有两个女生似乎注意到了这个趴着的,略微不太正常的人,似乎试着叫一下他,看到他没什么反应后,便离开了,再之后,就是经理和这两人一同来,然后事情就如经理所说的那样了。陈阳看完视频,转过身来询问丁彦“氰化物中毒的话,一般发作都很快,死者死前吃的那碗饭和喝的可乐现在还都在餐厅吗?这个要重点查。”“在的,死者死之后,那碗饭我就没让人动过”还未等丁彦开口,餐厅的经理已经主动替丁彦回答了“一直等到警察来的。”丁彦点了点头“那碗饭还有那瓶饮料,已经让检验科的同事拿去化验了,结果等会就出来”“很好,那这段时间我们去找一下死者的老师,了解一下死者的人际关系吧”陈阳杭州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冲丁彦说道,话毕,他转过头,对着餐厅的经理说"今天麻烦您了,有情况我们还会继续联系您的。"餐厅经理笑了笑“没关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陈阳转身欲离去,经理却在背后小声的叫了一声“陈警官,”陈阳转过身来,看着餐厅的经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开口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经理看了看周围,似乎鼓了很大的勇气开口说道“陈警官,人是中毒死在我们餐厅的,可我敢打赌不是我们餐厅的责任,要不然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出事呢?可三人成虎,一旦有了谣言,我们的生意就没法做了,能不能等证明了这事情跟我们无关,您立刻写一个公告出来呢?”陈阳有些不悦,事情还没有任何线索,对方只凭着一个人出事就声称与餐厅无关,要求自己出这么一个公告,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心急了,可转念又一想,对方毕竟是个商人,也是要赚钱的啊,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两人来到张伟辅导员的办公室,辅导员也早已知道张伟被害的消息,此刻也正焦头烂额,她即要注意学生们的言行,不让谣言流传,影响到别的同学正常的生活,又要配合警察调查出真相,还张伟一个公道。在辅导员的口中,陈丁二人算是初步了解了张伟,张伟在高中时是一个学习成绩优异的学生,按他的成绩,本不会来这所学校的,只是因为高考的时候发烧,迷迷糊糊的答题,才导致考试来了这里,来到这里之后,张伟似乎把自己所有的不满发泄到了这所学校,尽管他的成绩依旧优异,可人际关系异常的差,经常有人到辅导员那里去投诉张伟,而辅导员则天天忙着解决他的问题,因为他半夜开着灯学习,影响舍友休息,舍友想关灯,而他不肯,和室友吵过架;曾有女生问他问题,他讲了好几遍对方都听不懂,他烦了便骂了那个女生一句笨蛋,惹得女生哭的眼睛都肿了;还有,因为不满意老师在卷子上扣了他2分,他还找老师理论过,如果不是老师很有修养,恐怕也要跟他吵起来,还有许多类似的事情,辅导员也没有再提了,陈阳看得出来,对于张伟,辅导员很是头疼,提起他时,脸上总是一种淡淡的无奈感,似乎拿此人无可奈何。“看来算是个问题学生了”陈阳严肃的说着,如此说来,周围讨厌他的人似乎有很多了“那他有没有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比如抢了别人的女朋友什么的?”"这个倒没有,"辅导员想了半天之后回答“我问过他舍友,他经常独来独往的,没听说过有特别亲密的人,也没听说过他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嗯,这个也能理解,这种低情商的人,一般没人忍受得了他们的臭脾气”陈阳思索后说到。“那他有没有因为什么事情阻碍到别人的,比如,他的成绩好,因此一直拿奖学金,让别人无法领到的这种“丁彦在旁边问道。”这个还真有“辅导员回答的很直接”我们系的保研名单已经出来了,意料之中,唯一的名额是张伟的。“”他不是人际关系很差吗?怎么还会给他“丁彦有些不解。”可是人家成绩好啊,我们学校评保研名额的时候就一个条件,成绩,按照成绩排名来看,人家确实是第一啊。“辅导员看起来有些无奈,可能对这一政策,她多多少少有些不满吧。”那成绩第二的人是谁呢?“陈阳开口问道。辅导员想了想:”是张伟的舍友,吴洋。““哦,是他的舍友啊,看来我们很有必要再去他的宿舍走一走了。”陈阳笑着自言自语道。告别了辅导员之后,陈阳和丁彦便去了张伟的宿舍了,还未到张伟的宿舍,丁彦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丁彦接过电话,看了看屏幕“陈队,检验科的人。”陈阳努了努嘴,示意他赶紧接电话,丁彦接过电话“喂,老关,是,发现了?那真的是太好了,真不愧是你啊,哈哈哈,一定一定,回来我就请,好,我先挂了,之后你有情况再联系我。”丁彦挂了电话“陈队,检验科那边有了重大线索,在张伟喝过的可乐里面检验出了氰化物,浓度很高,在可乐瓶上查到了两个指纹,一个是张伟的,另一个指纹是谁的暂时不清楚,但是,那个指纹的主人也拧开过瓶子,我感觉这个人基本上就是嫌疑人了。”陈阳略一思索:“如此说来,我们除了调查张伟的人际关系之外,还要调查下张伟今天都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了,谁有机会在他的可乐里下毒,这种事情刚好可以问他舍友,虽说关系不和,可住在一间屋子里,张伟见了谁,他们大概是知道的吧,走,我们现在就去张伟的宿舍。”两人到了张伟的宿舍,此时正是下午四点半,学生们都去上课了,整个楼道空空荡荡,零零散散的从宿舍里走出来几个人,看到陈阳二人很是吃惊,而陈阳二人丝毫没有停留,大步向着张伟的宿舍走去。到了四楼的402房间,陈阳正打算敲门,丁彦小声喊了他一句“陈队,看上面”陈阳抬起头来看了看上方,他看到,在他的上方,恰好有一个摄像头将张伟的宿舍门拍得一清二楚,陈阳心中有些欣喜,多一份证据,他们便多了一丝破案的希望。陈阳敲了敲宿舍的门。“来了”房间里传来一个声音,一打开门,出现在陈阳二人面前的是一个瘦瘦的小伙子,还未等陈阳二人开口,面前的小伙子已经直接开了口“警察叔叔,我知道,你们一定是为张伟的事情来的吧。”陈阳有些尴尬“是,我们是为张伟的事情来得,还有,别叫我叔叔,叫哥哥”小伙子吐了吐舌头,“来来来,两位哥哥进来吧,你们想问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陈丁二人一走进宿舍,就开始细细观察了,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四人的宿舍,左右各两个,左手靠门位置的床位上堆满了箱子,床下的书桌上也堆满了书,书上还落了一层灰,看起来像是很久都没人住的样子了,床位前面是一个阳台。还未等二人开始发问,面前的小伙子已经主动介绍起情况来了“两位哥哥,你们好,我叫王磊,是张伟的舍友,跟张伟已经住了三年了,这是我们的宿舍,现在只住了三个人,这个床位,”他指了指靠门的那个床“现在已经不住人了,原来住这的男生已经搬出去住了,现在我们宿舍住的人是我,李保国和张伟,保国有事情,在你们来之前刚刚出去。你们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陈阳点点头,“我还刚想问你这个床位是不是没住人呢?没想到你已经主动回答了啊。”他顿了一会,“我听你们辅导员说,你们宿舍有人跟张伟吵过架,是谁啊?”“吵架?”王磊似乎有些疑惑“因为什么吵架?”“好像是因为晚上的灯光问题。”陈阳努力回忆着。“哦,那是刘川,因为晚上熄灯的原因和张伟吵过架,但是他现在已经搬出去了,都快一年了。”“哦,搬出去的是他啊,”陈阳楞了一下,又反问道“我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止一个人跟他吵过架啊。”“对,保国也和他吵过架,但是保国没有告诉过辅导员,所以你们只见过辅导员的话,肯定是不知道的。”“因为什么吵架,你能告诉我门吗?”王磊点了点头“好像是因为有天晚上保国发高烧,恰好手机又没电,宿舍又停电了,想让张伟帮他叫个医生,可张伟在桌子上学习,理都不理他,保国很是生气,两人便大吵了一架。”“哦,因为生病,没有帮他找大夫啊,那你呢,保国怎么不叫你帮他找医生”“我那天刚好回家了,所以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吵架这件事还是有一次我和保国吃饭的时候他跟我说的。”“哦,这样的,”陈阳停顿了一下“你呢?你跟张伟没吵过架吗”“我跟他没吵过,我们倆除了在一个宿舍没啥交集,所以没吵过。”王磊挠了挠头。“那他这个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你们好给我们讲一下吗?”“他啊,”王磊似乎用力的想了想“导员应该跟你们说过吧,他是高考没考好才来这儿的,所以我感觉,他洛阳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好像看不起我们周围的人,觉得我们都是一群学渣吧,根本不理我们,而他整天忙着学习,独来独往的,也不和人打交道,更没有什么娱乐行为,反正我见到他的时候,他都在除了吃饭就是在看书,他的绩点都上4分了,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发表论文了,我感觉,他应该是想去一个好大学读研吧。”“哦,这样子啊”陈阳心中暗自思索,跟辅导员描述的差不多,看样子死去的张伟真的是这种人了。陈阳又问“你知道张伟和谁的关系特别差吗?完全水火不容那种。”王磊想了半天,“这个吧,反正我没见过,虽然张伟这人经常跟周围人吵架,但一般都是小打小闹,大家也都知道他这脾气,都不想招惹他的。”“是这样子啊”陈阳若有所思的想了半天:“那张伟最近有什么异常吗?”“异常?我看他最近挺开心的,好像不怎么和人吵架了,我估计啊,是保研名额快出来了,他感觉十拿九稳是他自己了,所以才这么开心的。”“保研名额?他已经知道是他自己了吗?”陈阳有些好奇“我听你们导员说名额还没有公布出来啊。”“这还用说,往年都是成绩第一的人,张伟他的成绩在我们系第一,那还不是他吗?”“哦,这样子啊,你们系保研名额有几个呢?第二名是谁啊?”“是我们宿舍的李保国”“我知道了,对了,张伟今天都去过哪儿你知道吗?”陈阳问道“说来还真巧,今天我还碰到他好几次呢,今天早上七点半我起床,他已经不见了,当然,我知道他肯定是去操场背英语了,他天天如此的,然后我在学校的超市买早餐的时候见到了他,当时他也在买早餐,但我们没打招呼,我就走了,再之后,就是在第一节英语课上了 ,我们班是一块上课的,下课之后,我们又一前一后的回来了,我回来拿了个书就去上自习了,再然后,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我才会去,然后就听到了张伟没了的消息了。”王磊的声音越说越低,似乎心有不忍,尽管他跟张伟没什么交情,但是听到一个同龄人就这么没了的消息,他还是有些难过的。“能不能再具体一点呢?据我所知,你们学校是有两个操场的,哪个超市,英语课是在哪个教室?”“操场的话,就是从学校北门进来左拐的那个操场,超市就是饭堂旁边的那个超市,那里只有一个超市,英语课是在10号楼的302教室。”陈阳想了想,开口问道“那我来总结一下,张伟这一天,似乎是先早上去背了英语,再去上了英语课,然后是回宿舍睡觉,之后你就不清楚了”王磊点了点头“是的。”“张伟有一瓶可乐,你有见过他在哪里买的吗?他今天有喝吗?”“可乐啊,我想想”王磊挠了挠头,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想起来了,有的,我在英语课上见过他桌子上放了一瓶可乐。”“昨天你有见过这瓶可乐吗?”“我记不清楚了”王磊摇了摇头"怎么,这瓶可乐有问题吗?"陈阳笑了笑,案子还没破之前,关键的线索是不能流传出去的,他只能说道“没什么问题,就是我随口多问了几句。话毕,他站起身来“好了,我们想问的也都问到了,现在要走了”王磊站了起来,“我送送你们吧”,话毕,就走到门口,用手按下了门锁,将宿舍的门打开了,陈阳也正站起身,准备离开,丁彦在他身后小声说道“陈队,别忘了那个指纹”陈阳这才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对着王磊说道“对了,你和舍友的指纹我们能不能采集一下,毕竟张伟身上的物件中可能会有你们的指纹,到时候我们需要将你们的指纹排出去的。”王磊想了想“这个当然可以,只是”他面露难色“只是保国现在不在,我还得把他叫回来。”陈阳笑了笑“没关系,给我一个他不用的东西就可以,一个本子,一支笔,我采集完了再给他送回来。”王磊想了想“可以。”采集完王磊的指纹后,王磊给了陈阳保国的一个本子,陈丁二人带着两个指纹离开了。一出宿舍,陈阳便让丁彦将刚刚采集到的指纹拿去检验,看是否跟可乐瓶上的一致,而他自己则去寻找张伟这一天生活过的痕迹,他先是来到操场,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后,他发现在操场的两个出入口各有一个摄像头,将这一信息记在心中之后,他走出了操场去了张伟买早餐的那个超市,在超市里,他看到了在收银员正上方有一个摄像头,那个黑黝黝的黑洞一秒不差的把他眼前的画面全部记录下来,陈阳展示了自己的警官证之后,他要求查看今天早上结账的视频。陈阳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查看超市的视频,他一丝不苟的盯着屏幕,想要在屏幕中找出那个去世的年轻人想要看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没有出现在这家超市过,如果出现,他买了些什么,终于,视频上显示为7:45的时候,他看到了张伟结账的时候视频,在张伟的手里,拿了一个面包和一瓶可乐,陈阳看得清楚,张伟手里的这瓶可乐,跟饭堂上的那瓶可乐一模一样。"如果没有二次购买过可乐的话,这瓶可乐很可能就是要了结束了他的性命的那一瓶。"陈阳心中暗自思索着。还没来得及多想,他的视线很快就被屏幕中的张伟吸引了,屏幕里,拿着可乐的张伟拧开了瓶口,喝了一大口,然后转过身走出了超市的门口,陈阳看到这一幕,心中猛地一惊,他赶忙转过身询问超市的店长“你们这超市的门口还有摄像头吗?”在得到对方否定的回答后,陈阳感谢了对方,掏出了随身携带的U盘,要求对方将这一段视频拷贝到自己的U盘里,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来到了学校的保卫科,在保卫科里,他查看了10号楼302教室的监控,监控中显示,在早上7:53分,张伟进入了教室,将书包放在第一排的桌子上之后,他拿出了放在自己书包里的可乐,他将可乐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便趴在桌子上吃起了早饭,陈阳暂停了视频,并且放大了屏幕上的图片,他看到张伟桌子上的可乐很明显已经被喝过一口了,陈阳心中暗自思索“看来是在超市买的那瓶无疑了,氰化物服下之后要不了几分钟就会发作,看来到这一步为止,张伟的可乐还是无毒的”7:55的时候,陈阳注意到,张伟的舍友王磊也进入了教室,再之后到八点,上课铃打了,老师进入了教室,再然后,就是正常的上课;到了九点的时候,下课铃响了,老师也走出了教室,教室里的学生们便一个个开始自由追逐打闹了,陈阳注意到,在这一过程中,张伟一直趴在桌子上,从未离开过桌子,而他放在桌子上的可乐,也从未有人接近过,再之后就是上第二节课,然后正常的下课,张伟拿起可乐,跟着大多数人离开教室,在这一过程中,张伟虽然喝过几口可乐,但他的神情一直正常,虽然有周围人靠近过张伟的桌子,但是从未有人动过桌子上的可乐。“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可乐到这一步还是安全的。”陈阳自言自语的说着。从教室到宿舍的这一段路中,是有好几个摄像头的了,陈阳为了找到张伟,很仔细的把每一个录像都认真看了一遍,最终找到了张伟回宿舍路上的每一个视频,所有的视频都在显示,张伟是一个人回宿舍的,并没有人搭讪,自然,也没人有可能在他的可乐上动过手脚。陈阳看着视频,跟着张伟回到了宿舍,他看着张伟独自一人进入了楼道,爬上了楼梯,最后一个人走进了宿舍,在他进门大约一两分钟之后,王磊背着书包走出了宿舍,看到这一幕,张伟心中有些疑惑,王磊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将这个摄像头的时间往前调了几分钟,便看到了在张伟回宿舍前的几分钟,王磊和一个男生一前一后的进入了宿舍,虽未见过这个男生,但陈阳猜想,这个男生应该就是张伟的另一个舍友李保国了。陈阳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一看,是丁彦打过来了的,心中便大概猜到了,一定是丁彦茂名市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发现了什么线索,他赶忙接起电话。一接起电话,还未容他多说一句,电话那边便已传来一阵兴奋的声音“陈队,可乐瓶上的那个指纹查到了,是张伟的舍友李保国的指纹。”陈阳的嘴角向上翘起“我这边也快得出同样的结论了,张伟的可乐在他中午十点回宿舍前都是没问题的,我这边等会还要再查下去,如果张伟如王磊所说的那样,宿舍睡了一中午,从未出门,而他出门后可乐就被人下了毒,那么就只用一种可能,是他的舍友下毒的,我等会还要接着看这儿的录像,你先找人把李保国控制起来,反正可乐瓶上有他的指纹,这件事跟他脱不了干系。”挂了电话,陈阳接着看起了视频,在接下来的观察中,他注意到,王磊离开了宿舍,再也没有回来过。12:01的时候,张伟背着书包,离开了宿舍,在他的书包侧兜里,还放着那瓶可乐。陈阳心中暗自计算着,12:01离开宿舍,而12:10分出现在饭堂,这个时间,应该是合理的,看来路上没有遇到其他事情打断,自然可乐也不应该被人下药。只能是在宿舍这段时间了,陈阳心中暗自思索,10:00进入宿舍的时候,可乐是安全的,12.01走出宿舍,这一路也没人有机会下药,看来宿舍的确是动手脚的地方了。而在这段时间,在宿舍的人只有王伟和李保国,再加上可乐瓶上的指纹,这件事基本上可以判定,是李保国做的无疑了,陈阳长叹一口气,他很替李保国惋惜,或是因为张伟未帮助他叫医生,因此对张伟怀恨在心,或是因为想要张伟的的保研资格,李保国在张伟的可乐瓶里放进了一些氰化物,这一小点氰化物,即使的张伟年纪轻轻便离开了人世,又让李保国下半辈子都有了牢狱之灾,陈阳很是惋惜,就因为年轻人的一时冲动,害得两个家庭的人后半辈子都要在悲伤中度过了。陈阳谢过了保卫科里的保安,将这些视频拷贝下来之后,便一个人离开了学校,回警察局去了,在他回去没有多久,丁彦和同事带着李保国也回到了警察局。李保国被安排在审讯室,陈阳和丁彦站在审讯室的外面,看着审讯室内的李保国,二十多岁的年纪,稚嫩的脸庞上写满了惶恐,不知道是在装还是真的惶恐,陈阳心中突然有些可怜他,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就因为一时犯错,可能后半辈子都毁了。丁彦走进审讯室,猛地一拍桌子“李保国”这大声的一喊将对面的李保国吓得够呛,他那本就写满惶恐的脸上此时写满了害怕。“到……到”李保国颤颤悠悠的回答了一句。丁彦没有因为李保国的害怕而放缓自己严厉的语气,他的声音更是威严起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逮捕你吗?你自己做了什么,老实交代。”李保国几乎都要被吓哭了"不知道啊,我……我什么都没做啊。"陈阳从审讯室外走了进来“这么凶干嘛,他还只是个孩子啊。”李保国看向陈阳的目光中立刻充满了感激之情,他觉得在困境中,是突然出现的这个大叔给了他一丝温情,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丁彦转过头冲着陈阳眨了眨眼,而陈阳也默契的点了点头,这是两人多年的配合形成的默契,在罪犯面前,丁彦来唱黑脸,而陈阳总会在合适的机会出现,给罪犯以关怀,让罪犯在紧张,恐惧的环境中将陈阳认成一个和善的人,一个帮助他的好人,而陈阳则会在合适的机会中,谆谆诱导,引罪犯自己讲出他犯罪的事情,这一招屡试不爽,很显然,这一次他们又将这一招用到了李保国的身上。丁彦满脸气愤“孩子,孩子能做出这种事请来,孩子会这么狠心。”“年轻人一时犯错也是可以理解的,犯错不要紧,只要肯改错,总还是好的,好了好了,你出去吧,我来跟这个孩子聊一聊。”陈阳冲着丁彦说着。“犯错不要紧?如果改错有用,还要我们警察干什么?”丁彦没有理陈阳,反而大声冲着李保国说着。而李保国此时也终于勇敢起来,大声冲着丁彦喊着“我做了什么,有什么证据,你们凭什么逮捕我。”丁彦楞了一下,他从未想到,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而嫌疑人还在这里大声质问发生了什么,他有些生气,便大声冲着李保国喊道“你这个小兔崽子 ,事情都这样了你还不肯承认……”“丁彦”陈阳的突然一声喊让丁彦猛地一惊,他一转头,看到陈阳在朝着自己使眼色,让他出去,他抿了抿嘴唇,转过身,冲着李保国冷哼了一声,然后大步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陈阳和李保国二人。陈阳朝着李保国笑了笑“孩子,别怕,我们警察是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你不要担心,你做了什么都说出来,我们一定会还你清白的。”李保国有些抽泣“叔叔,我什么都没做,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带我来这里?你们是因为张伟的事情吗?张伟的事情跟我无关啊?我什么都没干啊。”陈阳走到李保国的跟前,他看着李保国的眼睛,心中突然有一丝怀疑,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李保国做的,从动机来说,李保国和张伟曾经吵过架,可以出于报复的目的杀死他,李保国的成绩还是全系第二,杀死张伟可以让李保国保研;从证据上来说,可乐里面被下药的时候,只有张伟和李保国在宿舍,也只有他能够在合适的机会把药放到张伟的瓶子里面去,而且,可乐瓶子上还有李保国拧开瓶子的指纹 ,这是一个板上钉钉的事情,结合证据和动机来看,谁都会认为这件事是李保国干的。可陈阳怀疑了,从警多年,真正的罪犯,无论是是犯了罪之后拼命伪装的人,或是犯罪之后大大咧咧不在乎的人,亦或是对犯罪后悔至极的人,这些人是什么样子他的心里都很清楚,而李保国,他不属于这些人中的任何一种,他的倔强,他的神情会让人真的以为他是被冤枉的。“难道他真的是被冤枉的?他什么都不知道?”陈阳心中暗自发问“还是演技太高,骗过我了?”不能确定李保国是否真的杀了人,陈阳便只能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们的确是怀疑张伟的死和你有关,但是现在我觉得你可能是被冤枉的,为了让你能不被冤枉,今天你都做了什么?你要一五一十的跟我说出来,我才能帮助你洗刷冤屈。”李保国收起自己的情绪,他觉得眼前这个人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虽然两人从未见过面,略一思考之后,他便将今日的行为全部对着陈阳说了出来。“今天早上七点多的时候我起床,具体是几点我不清楚,因为感觉快迟到了,所以就赶紧洗漱,洗漱完了之后我就赶紧去上课了,上课的路上我在学校的超市旁边买了一个面包,然后就上课了”“等等”陈阳打断了李保国“是哪个超市?”“就是教学楼旁边那个啊,怎么了”李保国有些疑惑。“哦,没什么,你接着说吧”陈阳心中却在暗中考虑,跟张伟在一家店消费的,刚好把那家店的视频拷贝了下来,等会可以看一看。李保国又开始自顾自的说起来“买了早餐之后我就去上课了,结果刚好在上课前到达课堂,上了两节课,两节课的时候我好想没干什么,因为我都在睡觉,下课之后,我便回宿舍去了,回去之后没多久,张伟和王磊才回来的,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在打游戏,所以对周围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后来大概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叫王磊帮我带个饭回来,张伟是什么时候出去的我不清楚,但是大概12:30的时候王磊帮我带饭回来,我吃完饭就去网吧了,然后下午四点的时候我有些困,想回去睡觉,刚一走到宿舍门口就被你们带来了。”陈阳低头想了想“10:00到12:00的时候, 你在干什么?”“我那个时候在打游戏,lol,是有游戏记录的,你们可以去看,而且我还有一个网友替我作证,我们倆一块开黑的,大概就是10:00到12:00吧。”李保国赶忙说道。“就刚好一直在这张家口市癫痫病知名专家两个小时打的游戏?”陈阳有些怀疑。李保国赶忙辩解“对的,是因为那个网友约我一块的,所以我才在那个时间段打游戏的,本来我是想去图书馆看书的。”“那个网友的账号和你自己的账号能给我一下吗?我们去查一下。”李保国将自己的账号和队友的id给到陈阳之后,陈阳走出了审讯室,刚一出门,丁彦就走了上来,陈阳看了看屋子里面,赶紧将手放在嘴上“嘘”了一声之后,带着丁彦向前走了几步。丁彦被拖着走了几步,确定审讯室里的李保国已经不能听见,赶紧开口问“陈队,怎么样,这小孩招了没有?”陈阳摇了摇头。“怎么,这招对他没用啊,哎,这小孩看着挺怂的,嘴挺硬啊。”丁彦似乎有些气愤。“丁彦,你有没有考虑过,这孩子是被冤枉的。”陈阳思虑之后,沉重的说着。丁彦有些吃惊“怎么可能,动机,证据都有,怎么可能是被冤枉的。”陈阳低下了头:“或许是我多想了,但我总觉的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先不要对这小孩怎么样,我来调查一下,”话毕,陈阳就走开了 。陈阳的心中此刻充满怀疑,明明证据都有了,动机也有,但他他心里还是隐隐约约有些怀疑,他又一次想起那个孩子来,那个孩子的眼神啊,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来啊,他独自思索着,证据和动机都有,如果坚持的话,是可以给李保国判刑的,这个案子也就到此结束了,可是如果真不是他做的呢?陈阳的心里好像落下一块大石头,那这个孩子的一生可就毁了啊。“罢了罢了,再替他查一次吧,也就是浪费几天的时间而已。”陈阳苦笑着自言自语道。来到自己办公室,陈阳拿出了那个U盘,将超市门口的那段视频再一次放了出来,既然李保国说自己在这个超市买过东西,那肯定这个视频上是有他的,视频中的画面一帧一帧的放了过去。陈阳还没找到李保国,又一次看到了张伟,在视频中,张伟在买自己的早餐,突然,陈阳好像想到了似的,他赶紧将视频的进度条往前拉了一小段,又一次看起这段视频来了,这次,他放慢了视频,仔细地盯着视频的每一帧,不让一点细节逃出自己的视线。确定了看到的内容之后,陈阳浑身上下都打了一个激灵,他赶紧给丁彦打电话“那个可乐瓶子上除了张伟和李保国的指纹还有什么?”在得到了答案之后,陈阳沉默了,在他的心里,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已经有了一个确切的答案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他想不通,动机是什么?思索良久之后,他从李保国“杀人”的动机上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办公室里的电话,朝着李保国的辅导员打去……王磊被带到陈阳面前的时候,他还在替自己伸冤“凭什么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我跟你说,你这个样子我要去告你的。”陈阳笑了笑,开门见山的问道“张伟的可乐是你换的吧。”王磊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小的汗滴,但他还在为自己辩护“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的话,我来跟你说。”陈阳冷酷的笑了笑“你早就知道张伟喜欢喝可乐,而且可乐的味道能够遮掩的了氰化物的苦杏仁味,便决定利用可乐动手了,你先是自己买了一瓶可乐,在擦干可乐瓶子上所有的指纹后,你拜托了李保国帮你打开这瓶可乐,这样子这瓶可乐的瓶身上就投了他的指纹,这本就是一件小事,所以我问李保国的时候,他也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而你,戴着手套给这瓶可乐放进氰化物后,就一直把这瓶可乐放在自己的宿舍里,等待着着机会的来临。”王磊的额头上开始大滴大滴的往出冒汗了,他的喉咙不停地往下咽着唾沫,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没说。“就在今天,机会终于来了,今天中午你回去的时候,发现张伟的可乐放在他的桌子上,而李保国也在自己的床上,你趁他们不注意,将张伟的可乐换成了你早就准备好的那瓶有毒的可乐,换好可乐之后,你赶紧离开了,为了给李保国增加更多的嫌疑,为了让他尽可能的留在宿舍,你用了自己的小号邀请李保国打游戏,你根本没有去自习室,这一点,网吧的监控可以证明,还有你的游戏小号,我们也是查过才敢肯定这是你的小号的,你早就利用的小号跟李保国一块打过游戏了,所以李保国是信任你的小号的,打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你估计张伟去吃完了,才下线往宿舍赶,等到你到宿舍没多久,便听到了你想要听到的那个消息,张伟去世了,你为了进一步的把脏水往李保国身上泼,便故意等在宿舍,等我们过去,等到我们之后,你就故意将李保国和张伟吵架,包括张伟拿了唯一的一个保研名额,而李保国因此失之交臂的事情跟我们说了,就是想透露给我们李保国杀人的动机。包括在我们离开前,你故意在我们的面前露出双手,不就是希望提醒我们不要忘了采集指纹吗?”陈阳沉默了,什么都不说,而刚才这段话似乎给王磊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也沉默不语,整个屋子静的一根针掉下来都可以听到。“你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吗?”陈阳问道,但他似乎并没有打算给对方回答的机会“在我第二次看监控的时候,在那家超市,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是会把可乐拿起来,用扫描枪扫描了之后,才会还给顾客,而这一接触,自然就沾上了收银员的车指纹,而张伟包里的那瓶可乐上,除了他的指纹,就只有李保国的指纹,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差点被这些小把戏骗过去,可当我看过视频之后,再次看检验结果的时候,就猜到了原因,有人换了可乐,谁换的可乐我不清楚,可换的目的我是知道的,为了栽赃,所以凶手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指纹放在那个可乐瓶上,换句话说,可乐瓶上的那个指纹,绝对不会是凶手的,所以我排除了李保国作案的可能性。排除了他作案的可能性,可我很确定的是,可乐就是在你们宿舍被换的,所以只有你,你是唯一的嫌疑人,而你在换了可乐后,张伟原来的可乐你也不敢留,你自然是要扔掉的,扔在学校里不安全,所以你只能扔在学校外面,结合你是一出门就去的网吧,所以我们已经派人去网吧旁边的垃圾桶找那瓶可乐了,找那个印有售货员,张伟,和你三个人指纹的可乐瓶子,现在还不到晚上,垃圾还没有被收走,所以我相信,他们应该很快就回来了。”王磊再也坚持不住了,他跪在地上,失声痛哭“是我干的,是,是我干的,凭什么是他,凭什么是他保研,他算什么东西,天天骂这个,骂那个,凭什么是他保研。”陈阳站在他的面前,冷静地说到“到现在你都不敢说真话吗?你只是讨厌张伟吗?如果只是讨厌他,为什么要栽赃给李保国,你不就是希望李保国也进监狱,这样子保研的名额就落到你这个第三名头上了吗?到现在还不敢承认,真是懦夫。”在他的对面,王磊慢慢蹲了下去,嚎啕着,发出了野兽般的嚎叫。陈阳走出了审讯室,丁彦赶忙走上前去“陈队,那个可乐瓶子?”陈阳摆摆手“他承认了,就不需要了。”丁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小子还真是厉害,差点被他骗了,还是陈队您厉害。”陈阳笑了笑“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这世上真真假假的事情最难分辨了,这小子引导我们走的路,大部分都是对的,只是到最后一步,给我们指错了方向,可我也不是吃干饭的,我猜的那些东西也大部分都是对的,只是被换的那个可乐瓶,我还没开始找呢。”丁彦跟在身后“陈队还是您厉害,姜还是老的辣啊。”陈阳向前走了一步“现在的大学生啊,为了一个保研名额,竟能忍心做出这种事来,真是人心不古啊。”话毕,他转过头看了看天空,夕阳西下,一盏残阳挂在天边,金色的光给大地披上了一层薄纱。“但愿张伟在天国可以安息吧”陈阳小声嘀咕着……

© zw.ihkno.com  於时保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